IYAM_AS

[SPN/Destiel] Big Mistake 03

to write is to survive:

Warning:本章有Balthazar/Castiel暗示。



Chapter 3:Suspicious Minds



“TSA Airlines的代表要明天才能到了——说是机场安检出了点小问题[1],Crowley让你回来之后去他的办公室一趟,好像是想谈谈关于和Cain & Mullen的合同?他没说得太详细。你的弟弟打电话来,说你没接电话,我告诉他你在开会,他让我转告你他忘记买你最爱吃的派了,但他是不会冒着能堵上一小时的下班高峰调头的,所以如果你在明天的家庭聚会上想吃,只能自己去买……对了,Novak先生来过一趟。”

“Novak?”Dean听见这个姓氏时停下了脱西装外套的动作,“他有什么事?”

“没说,不过似乎不紧急,只是让我转告你,等你有空的时候他会再来。”

Jo熟练地接过Dean的西装外套,Dean转过身看着他的助理,“他结婚了。”

“什么?”

“他结婚了,孩子都有了,很可爱,大概这么高,”Dean伸手,在空气中大致比了一下高度,“所以不要用那种在看Queer As Folk的眼神看着我——”他停顿了一下,“我和Castiel。”

Dean在办公桌前坐下,刚打开电脑,突然又看向了还没有动作的Jo:“也不要把眼神换成‘弯爱直的悲剧故事’。”

“Dean,我没有——你居然知道Queer As Folk?”

“Well,Sammy会看,主要是陪Jessie一起,有时候我会跟着看几眼——当然他是个直男,我也是。”

Jo强行忍住了工作时间在上司面前翻白眼的冲动,办公室里的空气沉默了一会儿,但是,最后她清了清嗓子——为了所有的员工!当然,也是为了她这个对另一种性取向莫名不适的老板——试探性地发问:“Dean,这几天你有没有觉得……你或许有些反应过度(overreact)了?”

“或许是你们想象过度(over imagine)了。”

“Hey,Dean,”Jo朝办公桌走近了一步,“如果我那天和Charlie她们的私下聊天让你产生困扰,我非常抱歉,我相信其他人也是,我不希望这些玩笑影响到了你的正常生活——你真的没有必要每天至少五次向身边的人强调你是直男。”像个什么喜剧电影里的深柜。Jo没有把最后一句说出来。

“不,我没有在意。”Dean僵硬地说,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但Jo知道他只是在假装。

“昨天在酒吧里Ash说的那个关于‘摩擦两根香蕉’的笑话,那只是个笑话,根本没有在暗示什么——而你的反应把他吓坏了。”

Dean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没法反驳,于是转过头来看着Jo,语气有些急促,“好吧,或许我确实误会了,不过,我到底哪里不像个直男——我是说,不可思议,你们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同性恋?”他摊开手,眉毛微微拧起来,好像遇到了什么三十多年的人生中头一回遇到的难以解决的严重问题。

“你真的想知道?”Jo的表情难以形容。

“为什么不?”Dean的表情古怪。

“首先,Dean,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你就算是变了个性然后再回来和女人约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是在意这个。”Dean反驳道,但Jo没有停下——“没必要觉得成为同性恋会抹杀你时不时爱拿出来炫耀的所谓男子气概——别否认,你确实经常这么做,”Jo的语气介于循循善诱与“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我有时候真受不了这个人”之间,“其次,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公司里大多数员工的意见——是的,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都觉得你有点基。”

Dean看着Jo的表情更古怪了,还混杂了点儿“我不敢相信”,“什么?为什么!”

“有一次你说过,你最狂野的性幻想是被戴面具的Zorro鞭打[1]。”

“那是真心话大冒险,我选了大冒险,在喝醉的情况下!”

“上一回Dr.Sexy的演员——叫什么来着?他来广告棚拍摄的时候,看在上帝的份儿上,如果你那时的表现不叫春心萌动(school girl crush)[3],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叫,当时几乎半个公司的人都看着呢。”

“……那可是Dr.Sexy!”好吧,Dean回想起了那时的画面,心里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点儿失态了,他甚至不敢看Dr.Sexy的眼睛——但那可是Dr.Sexy啊!

“噢,还有上次Castiel送你去医院,你还没从麻醉药效中缓过来的时候,拉着他的手说了一堆胡话[4],让我想想——‘你真美’‘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蓝眼睛’‘跟我结婚吧?跟我结婚好吗,我们可以去迈阿密度蜜月’。”

操!

仿佛有一记响雷在Dean的脑海中炸开。Jo的语速越说越快,甚至略带夸张地模仿起了当时她听到的Dean的语气。而Dean只是完全震住了,他听到这里时,先前那种急于争辩的姿态消失了。突然转变为瞪大了眼睛,像看到了美杜莎后变成的石像。Jo观察到他这样后,没有再往下说。

“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沉默几秒后,他才咬着牙喊出来,甚至稍微破了音。

“呃,正常的医学现象,一部分病人在麻醉效果过去后会断片。”

“你居然也不告诉我!”

“我又不知道你不记得!”Jo回瞪了Dean一个“你别怪我”的眼神,“天呐,我的工作又不包括复述每一个你造成的尴尬场面,虽然老实说那挺可爱的——况且我以为你后来和Castiel发展得不错!你不久前不是还送他上下班吗?”

“那是…意外,”Dean的语气明显软了下来,身子也没有先前挺得直了,脸上的表情是“你让我一个人安静地想想”,他在空气中摆摆手,“只在那一天,他的车坏了,而我恰好路过,就是这样。”

Dean Winchester,你的人生中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尴尬的吗?有个声音在他的脑袋里说。幸好那是Castiel,而不是个女人——是男人就没问题了吗?

Jo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看着Dean的眼神已经变成了“小可怜,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Dean开口问道:“你认为Cass知道这件事吗?”

“Dean,他当时就在场。”

“不,我是说你们觉得我和他……那个。”

“……噢,我不确信,Anna没跟我说过,况且Novak先生大概率不会在意这件事,他也不是个会抢助理手机看私人聊天记录的混蛋。”

“为什么你认为他不会在意?”Dean无视了Jo隐藏的抗议。

“Anna告诉我Balthazar就经常开玩笑,说Castiel是他的另一半。”

“市场部的Balthazar?那个风骚的英国佬(british guy)?”Dean想起来了,毕竟他对那人在公司年会上的打扮印象深刻——不,别去记这么基的东西。

“英国基佬(British Gay),他们俩关系一直不错,我听说他们是高中同学。”Jo笑了一下,接着迅速恢复了总监助理的职业状态,“快下班了,Winchester先生,要我告诉Crowley先生你已经可以见他了吗?”

“不,不了,”Dean猛地抬头看她,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他舔了舔嘴唇,离开办公桌,“我想我还是……先去找Castiel吧。”

Dean快步(又心虚)地走出办公室,把他的助理留在身后。



* * *

Dean走到Castiel的办公室面前时,Anna就坐在门口,没等她站起身,Dean便伸手示意她不用动作。“Castiel现在有空吗?”他问。同时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确信她没用什么奇怪目光看着他或者嘴角泛起神秘微笑。

不,没有,Anna十分专业——或许只是出于礼貌不会在他面前表现出来。“让我帮您问一下。”Anna迅速说道,然后拿起办公桌上的话筒,拨进了办公室内,“Novak先生,Winchester先生来了。”很快,她放下话筒,站起身。“请吧,Winchester先生。”

“谢谢。”Dean向Anna点点头,随即推开了Castiel的办公室的门。

Castiel正背对着门,站在放了酒和杯子的桌子旁边,听到声音时转过头来,用那双温暖的蓝眼睛里的笑意欢迎着Dean。“你好,迪恩,”他指了一下进门的方向右面靠墙的沙发,语气听起来很是愉快,“请坐,你想喝点什么?”

Dean本想说我很快就走,只是来问一下你找我有什么事,但不知怎么的,他下一秒就坐在了沙发上,看着不远处Castiel摆弄玻璃杯的手指,“威士忌吧。”他说。

Castiel很快过来递了一杯威士忌给Dean,同时,他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找我有什么事吗,Dean?”

Dean从那双蓝眼睛中猛地回过神来,舔了舔嘴唇,“Jo告诉我你找我有事。”

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正在仔细地琢磨着Castiel的每一个动作和每一句话。他以为他会紧张,或者至少会感到不适,出于——但当他真正面对着Castiel,坐在他面前,还能闻到从那个方向传来的淡淡的香水味时,他却觉得无比放松。Castiel在工作,穿着材料合身的西装,而不是前几天在街边等车,打着伞也被风吹得湿漉漉的,像只可怜的蓝眼睛小猫。Dean想起那天傍晚在Impala里就着《The Rain Song》[5]作为背景音乐,两人断断续续地聊着工作、学生时代的趣事和流行文化,感到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渐渐沉淀下来。

而且Castiel看上去从头到尾似乎完全没受影响,也没有提过。估计只把Dean的那些话当作病人的胡言乱语。Dean莫名有些感谢他。

虽然办公室友谊和办公室恋情一样有些不好的名声,但他们或许能成为好朋友。Dean在脑海中漫无边际地想。

“噢!对,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不知道你会为此特地过来,”Castiel十指交叉着放在膝头,“是Claire想邀请你到我们家吃晚饭,当然,我也想,为了谢谢你上一次载我们回家,第二天还送我来上班顺便帮我解决了车子的问题……一开始我想发短信给你但觉得还是亲自来找你更尊重些,而且,Claire好像很喜欢你,我是说,她一直是个脾气不太好的小孩,没什么朋友,我很少看见她这么频繁地提到某个人,那天晚上她一直在说关于你的事。”Castiel说得有些快,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像平时那么低沉沙哑了,Dean瞥到在说话时,Castiel的手指一直在胡乱地互相磨蹭。他在紧张吗?一个问题从Dean的脑海中迅速地滑过。

“她说了什么?”

Castiel停顿了一下,飞快地抬起右手指了一下Dean的脸,“她觉得你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噢,这真是——”

Dean抬起酒杯挡住自己无法抑制的笑容,他不想表现得太得意。从小到大他确实听过不少对于外貌的赞扬,但这一回他依旧很高兴,尤其当赞美他的对象是一个和他毫无利益牵连的天真小孩——还是Castiel的女儿,“她太甜了(She's so sweet)。”

Castiel也笑了,这个笑容在他脸上很温暖,让Dean有点想起Sam,这些当了父亲的人在提到自己的孩子时都这样。想到Sam和明天的Winchester家庭聚会,Dean说道:“明天我要和我弟弟一家在他的后院烧烤,后天晚上怎么样?”

“当然可以,你还记得我家的地址吗?”

“记得。”Dean点点头。事实上,那天送了Castiel回家之后他才发现,Sam的家和Castiel的家就隔了十分钟的车程,也许以后他们有机会一起在Sam家的后院聚会。但Castiel还是说了一句,“我会发短信告诉你的。”

“谢谢,我会很期待后天晚上。”Dean说道。看见Castiel站起身来,Dean也跟着站起身来,以为Castiel想握个手什么的。但Castiel只是飞快地走到办公室另一端放着咖啡机的柜子前,拿起柜子上一个方形盘子递给Dean。

“我差点忘了这个,”他歪了歪头,脸上的笑容有些拘谨,“我听Jo说你喜欢吃苹果派。”

Dean有些呆住了——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眨了眨眼睛,接过那盘苹果派,“这是你的妻子做的吗?”他暂时不打算去考虑Jo对此的反应。

Castiel脸上闪过了一个复杂的表情,沉默了一两秒后,语气平平地说:“是我和Claire一起做的,她喜欢做这些事,也一直在说想送你个礼物。 ”随后他又笑起来,“家庭秘方,保证重新放在微波炉里热一下会和刚烤出来的味道一样好。”

Dean的心底莫名涌起一股暖流。他收到过很多的礼物,童年时的圣诞节和生日,母亲会给他做蛋糕,还有那些图案幼稚的圣诞家庭毛衣。在母亲难产去世之后,父亲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试图以此对抗悲伤,他有很长一段时间与父亲分离,跟着父亲的工作变动在城市之间到处奔波,后来父亲也因病过世了,他要照顾Sam,同时履行着父亲和长兄的责任,几乎没有再好好地过生日或圣诞节,但成年时父亲送他的Impala足以抵得上这些年所有的时光。后来他和Sam在纽约定居,开始工作,兄弟俩在节日互送的礼物大都是游戏机、蓝光DVD、音乐会门票或者冯内古特全集精装版,倒不是说这些不好——只是很久、很久没有人送过他用心用手工制作的礼物了。

“谢谢。”他不知道自己沉默了多久,直到Castiel用一种略带忧虑的眼神开始望着他。

最后Dean开口说道:“你也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 * *

“不是吧?”Sam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

“啥?”Dean正坐在椅子上,抬头看了一眼他旁边站着的弟弟,“你那是什么表情?”

“你居然没有买派!”

“这难道不是你的错吗?”

“首先,我是个律师,不是什么Dean Winchester的买派小助手,”Sam露出了Dean熟悉的那个贱人脸,双臂交叉在胸前,“其次,我还是不敢相信,你今天居然没有自己带派过来,你真的是Dean?”

“我昨天吃过了。”Dean把目光移向不远处正在玩滑梯的孩子们,一阵炫耀一般的情绪慢慢涌向他的喉咙,又被名为理智的东西拉了回去。

Sam察觉到这个回答有些奇怪,但是他没有想太多,因为Jessie正在房子里叫他把烤架搬出去。

每隔一段时间Dean都会和Sam一家聚一次会,有时是野炊,有时是钓鱼,但更多的是在Sam家那个大庭院里烧烤——两个孩子格外钟爱这项活动,尤其在他们亲爱的Dean叔叔亲手在院子里搭了滑梯、秋千和城堡之后,亲生父亲在孩子们心中的地位显然有些“摇摇欲坠”了——Dean对此很是得意,而Sam只是露出了惯常的贱人脸。

“别摆出那副表情,会把John和Mary带坏的。”这时Dean会这么揶揄他的弟弟。

在Jessie的强烈抗议下,两人被禁止在孩子们面前进行那场在他们的兄弟生涯中已经进行了许多年的传统对话。

Sam把烤架搬出来的时候喊着让Dean过来帮个忙,而后者只是悠闲地躺在庭院里的摇椅上,假装着自己是一个劳累过度导致腰酸背痛的都市白领——当然,最后他还是站起身搭了把手,在几句互相讽刺和女人忍不住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无奈地大喊“你们真幼稚”之后。他们一起把烤架在庭院里架好,Jessie正在处理刚从冷冻层里拿出来的烤串。天气很晴朗,是穿着一两件衬衫就能让人感到很舒适的温度。Dean眯着眼睛,注视着阳光下两个孩子在木制小屋里钻来钻去。

“别撞到脑袋!”他喊了一声,同时接过Sam递过来的啤酒。

“我很开心,Dean。”Sam也望向孩子们的方向,喝了一口酒,“你呢?”

Dean转过头来,表情有些无奈,“又要开始了?Dr.Phil?[6]”

Sam咯咯地笑了两声,“我是认真的。”

“你的律师工作不够忙吗?Gabriel付钱让你关心我的情感生活?”

“你已经三十五岁了。”

“放心吧,你哥哥那玩意儿在看到漂亮女人的时候依旧能正常工作——如果你是关心这个的话。”

“你真是个混蛋,哈?”Sam给了Dean一个有些鄙夷又无奈的眼神,这个距离孩子们听不见,所以不要紧,“你和Lisa怎么回事?”

“我们都分手四个月了,你确定要讨论这个?”

“可是你们之前在一起快两年了,”Sam摆摆手,下意识地抬高了说话音调,“Dean,我以为你都快要和她求婚了!”

“显然你的判断是错误的。”Dean瞥了Sam一眼,然后转向Jessie走出来的方向,微笑着接过Jessie递给他们的烤串和调料,“谢谢,Jess。”

Jessie也对着Dean笑了一下,用空出来的双手搂住她丈夫的脖颈,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她是个开朗的美国姑娘,像他们的母亲一样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从前是Sam在斯坦福的同学,现在在一家国际慈善机构工作。Dean还记得三个人第一次在斯坦福附近的一家小餐馆聚会,整个过程中他的弟弟都没有从那女孩身上移开五秒以上的目光,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而且两人常常因为一些小细节突然同时开始傻笑。Dean那时就有预感,他们两个是天生一对——确实,Sam毕业后立刻与Jessie结了婚,两人的婚姻已经完美地持续了九年。

Dean当时作为伴郎发表致辞。在走上台之前,他本准备好了说些Sam的童年糗事(Sam当然对此表示强烈抗议,但Dean并没有透露给他一丝一毫关于发言稿的内容),可当他真正走到台上,面对着所有亲朋好友,面对着他那个只知道看着新娘傻笑的大脚怪弟弟的时候,突然有些哽咽。

那简直是Dean Winchester的一生中最丢脸、也最幸福的时刻之一。

“那我就把烧烤的任务交给你们了,”Jessie的声音把Dean从回忆中拉回来,她拍了拍Sam的胸口,“我去陪孩子们。”

“家庭生活感觉如何?”Dean看着Jessie离开的背影,突然问道。

“这是什么问题?”Sam把两串牛肉摁在烤架上,熟练地用刷子抹着油,疑惑地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如果你问我和Jess——当然是棒极了,一直都是。”

“我确实和Lisa求过婚。”

“什么?!”Sam差点把刷子丢在了地上,Dean则投给他一个嘲笑的眼神,“别表现得像个听到八卦的中学生似的,Sammy。”

“什么时候?”

“大概半年前吧。”

“所以……”Sam抬起了一边的眉毛,看着Dean,小心地问道:“她答应了?还是没有?”

Dean低头看着烤架,拿过了几串烤串放在上面反复翻动着,语气平静,就像讲述着一个和自己无关的故事:“没有,她说我的心不在她那儿——别误会,我没有出轨,但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她说和我在一起很开心,但是我看起来不像是真心想和她组成家庭……该死的,我都向她求婚了!”他突然越说越感到烦躁,丢下了手里半熟的食物,“Sammy,你说女人们都在想些什么?”

“冷静点,”Sam连忙安抚了一句,看了一眼妻子和孩子的方向,确信他们没注意到这边,“也许是你的表现让她觉得没有安全感?”

“安全感?在认识她之后我几乎就不去酒吧了,除了工作之外也很少和其他的女人接触,难道要我在电视上播古墓丽影的时候连Angelina Julie也别看?”

“呃,Dean,”Sam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停顿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怎么表达,“你可能会认为我接下来说的话有些,我不知道,青春期女孩?但我觉得……”然而Sam可以预计的情感长篇大论才刚起了个头,一个幼小的身影就冲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打断了他想说的话。

“Daddy!我饿了!”John,他的儿子抬头看着他。Sam对儿子露出一个笑容,空出一只手来揉了揉他的头发。很快,高大的男人蹲下身子,把几串还泛着热气的牛肉递到John手上,话语间的语气全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温柔,“拿去分给姐姐和妈妈,好吗?”

男孩用力地点了点头,又跑开了,Sam注视到他的儿子跑到Jessie身边时才重新站起来。

“话说你和Castiel怎么样了?”他问道。

Dean正在咬一串牛肉,听到这个问题猛地呛了一下,显然对Sam的话题转换之快猝不及防。他用手捂住嘴咳嗽了两声,“Sammy,你认真的?”他瞪着他的弟弟,“他的孩子都和John差不多大了!”

“噢,我只是突然想起来,”Sam表现得很平静,虽然脸上有点显露出一副贱贱的笑容,“办公室恋情听起来也不错。”

“就算他没有结婚——我可不是个同性恋。”Dean嘟囔了一句。

“是吗?Dr.Sexy?”

“闭嘴,贱人。”

“混蛋。”





TBC


Notes:

[1]Misha拍过一个讽刺机场安检的恶搞短剧TSA America,Jensen的妻子Daneel友情出演,短剧里被安检员Misha搜身的乘客人设基本就是暗示Dean。

[2]Zorro,电影《佐罗》男主角,原剧中Dean曾经有一段台词大意是“被戴着佐罗面具的美女鞭打”,具体集数和前后剧情作者记不起来(……)。

[3]Dr.Sexy,原剧中经典的Dean's man crush。

[4]刚从麻醉中醒来的病人确实容易说胡话或者短暂失忆,彻底清醒后还可能完全忘记自己之前的行为。

[5]The Rain Song,齐柏林飞艇的歌。

[6]Dr.Phil,美国娱乐电视节目上的一个心理学家。

评论

热度(24)

  1. IYAM_ASCyborg Wank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