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AM_AS

[SPN/Destiel] Big Mistake 05

to write is to survive:

Chapter 5:The Rose


 


 


 


Castiel左手拿着一杯刚泡好的咖啡,右手捏起绿萝的一片叶子,正想着是否应该趁着早上阳光还不太猛烈的时候把这几盆植物搬出去晒晒太阳,就被楼上传来的一声响打断了思绪。


 


“Dean?Claire?”他忧虑地朝楼上喊了一声。


 


“没事!”是Dean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Castiel看见Dean抱着Claire从楼梯上走下来,手里还拿着一盒包装上印着大大的“SORRY!”的跳棋,Claire的怀里则抱着一个温迪戈玩偶。昨晚Dean发短信问他Claire想要什么样的玩具时,他没想到Dean会给她选择了一个这样的玩偶——然而Claire看上去居然还挺喜欢的。“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她的力气真是大得吓人。”Dean冲着Castiel笑了一下,走到Castiel的身边,看了一眼那些长势不错的植物,问道:“你要把它们搬出去晒太阳吗?”


 


“是的。”


 


“需要帮忙吗?”


 


“我自己能解决,你可以陪Claire——玩跳棋。你想要咖啡吗?”


 


“有威士忌吗?”


 


Castiel顿了一下:“抱歉,家里没有酒,我通常不在孩子面前喝。”


 


“好吧,”Dean挑了挑眉毛,然后垂下目光,用他惯常的戏谑语气假装与植物对话:“好好长大,别让你们的妈妈担心。(Grow better. Don't worry your mom.)”


 


Castiel过了一会儿才发现Dean在拿自己开玩笑,但他却并不感到生气或被冒犯——把植物都搬到院子里之后,Castiel走进厨房洗手,经过客厅时看见Dean和Claire已经坐在客厅的木质地板上,开始把棋盘摆开了。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嘴角已经爬上一抹笑容。


 


拧开水龙头时,Dean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我看见你的洗碗机了,好用吗?”——Castiel转头看了一眼,然而客厅的沙发挡住了他的视线。


 


Castiel思考了几秒,关上水流,回答道:“在网上订购的时候我没想到它会这么大,让我的厨房显得更拥挤了。”


 


“噢,Cass,对此我很抱歉。(Cass,I'm sorry for that.)”


 


“你只是在玩’抱歉’。(You're just playing ‘SORRY!’.)”[1]


 


“相信我,你以后会发现洗碗机越大越好,这是经验之谈。”


 


“希望如此。”


 


 


 


* * *


 


Castiel看了一眼iPad右上角的时间,早上十点,他靠在长沙发上处理邮件和浏览新闻,Dean和Claire则盘着腿,坐在他前面的地板上玩跳棋。和煦的阳光透过客厅的窗户,在地板上投下几片方形的光斑,随着时间的推移,光斑也慢慢向前移动,爬上了Dean的后背。这样的场景让Castiel觉得放松又舒适。他在沙发上伸长了双腿,好几次想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电子屏幕上,却又无法克制地被其他声音所吸引,比如棋子一格一格跳动的声音,“这一格?下得不错,嗯……我觉得你移动这一个会更好——好吧,我不评价了,你可以有自己的意见……不,你不能反悔Claire,要为自己的每一步负责,哪怕你只有四岁。”这是Dean。


 


“不。”或者沉默,这是Claire。


 


说实话,Castiel以为上一周Dean说“会经常来看Claire”是指几个月一次、或者圣诞节儿童节给他们寄张贺卡之类的。然而他没想到昨晚Dean就发消息问他这个周末是否有空,以及Claire喜欢什么样的玩具。


 


“你会留下来吃午饭吗,Dean?”Castiel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于是打断了Dean对Claire关于责任心的教育。


 


“难道买洗碗机不是为了这件事?”Dean转过头来看着他。


 


“好吧,我在开玩笑呢,Cass。”几秒钟后,Dean看着Castiel略带迷茫的眼神,只能摆摆手无奈地说道:“如果你欢迎我留下来的话。”


 


“我当然欢迎,”Castiel在那双绿眼睛的注视中晃了晃神,然后移开视线,指了一下门外,“不过冰箱里的食材不够了,我想我需要去超市一趟。”


 


“需要我开车载你吗?”


 


“不用了,你是客人。”Castiel回答得很果断。


 


“我是个来蹭午饭的人。”


 


“事实上,”Castiel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我和Claire一般都是走路过去,超市并不远——而且,Claire喜欢骑她的小车。”[2]


 


“什么小车?”


 


十分钟后,Dean站在Castiel的家门口,低头看着那辆蓝色的儿童自行车(附带一个把手,家长也可以推着前进)。“哇哦,”他眨了眨眼睛,“这……真可爱。”


 


Castiel笑了一下。他把一只手轻轻放在那个家长专用把手上,没有用力,任由着Claire自己骑着前进,只是帮忙确保一下方向。他们顺着人行道慢慢地往超市的方向走,“并不远,大概五分钟就到了。”像是担心对方不耐烦,Castiel对着Dean解释道。 


 


“所以这就是你们寻常的周末?”Dean转过头,看着Castiel。他们并排走着,距离只有一个手臂宽。“照顾植物,玩些游戏,超市采购——晚上有电影之夜吗?”


 


“Claire已经把Harry Potter的电影看了好多遍,但她有时还是会要求看,如果这算你说的电影之夜的话。”Castiel回答道。这样的距离Dean甚至能看到Castiel微笑时眼角的细纹。“对你来说有些无聊了,对吧?”


 


“不,当然不,”Dean立刻提高了音量否认道,他停顿了两秒,“呃,事实上我觉得这很好,我喜欢这种感觉——你知道,温馨,家庭感之类的。”说完,Dean舔了舔嘴唇,却又突然觉得自己刚才说过的话有些不太合适,但Castiel似乎并没有发觉到——他当然不会发觉了,只是继续问道:“所以你在周末通常都做些什么?”


 


“Well,通常是睡到中午十二点才醒来,点份外卖,喝点酒,来一场Clint Eastwood电影马拉松到晚上十二点——Sam一家人有空的话我也会去看他们。”


 


“听上去不太健康。”


 


“不是听上去,是本来就不太健康,”Dean无所谓地耸耸肩,“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没有任何约会吗?只是待在家里?”


 


似乎是惊讶于听到这个问题,Dean立刻转过头,目光对上Castiel来不及避开的目光,后者马上把视线移开,飞快地眨了眨眼睛,然后低下头:“噢,对不起,Dean,我知道这是个人隐私,你可以不用回答。”


 


“不,不,没事,”Dean抬起头,眯起眼睛,目光投向晴朗的天空,“我的上一段关系是在四个月前,从那时到现在都没有过约会了。”他看到了一两只鸟的影子掠过,然后重新看向他正在行走的道路前方。街道上没有其他的人影,偶尔有停在一旁的车辆,或是路旁的庭院里躺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老人。有些家庭在前院中种了一些Dean喊不出名字的树,风一吹过就落下来一两片叶子,在空气中带过来淡淡的植物气味。


 


“好吧。”Castiel点点头。他们没有再继续下去这段对话,而是一齐抬头向前看去——超市到了。


 


 


 


* * *


 


“她对于选择食材很有自己的’意见’。”


 


Dean看了一眼Castiel,又把目光投向身高只到了自己大腿的小女孩:“我不觉得钙片算是一种食材。”然后他蹲下来,拿过Claire手中的一个盒子,阅读上面的说明:“况且,这上面可写着要四十五岁之后才能服用。”


 


然而Castiel只是笑着,就像每一个看到自己的小孩做了什么充满傻气却又可爱的事情的父亲,Dean敢保证每个周末和Claire来到超市的时候Castiel都是这种状态,这莫名让他感到宽慰——这证明Castiel的生活并不是只有冷冰冰的工作、辛苦照顾创伤后应激障碍[3]的儿童和失去亲人给他留下的悲痛,这些Dean Winchester全部体验过的事。Castiel弯下腰,越过超市手推车,伸手将Claire手上的钙片放回货架上,说道:“我们去买些薯片,好吗?”


 


Claire仰着头看着Castiel,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她平时的神情对于一个四岁的小孩来说还真是够严肃的,Dean想。然后她似乎是决定好了,点了点头,伸出一根食指指向手推车:“我想坐这个。”


 


“哇哦,我开始喜欢你们这一代人了。”还没等Castiel动作,Dean就先把小女孩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到手推车篮子里的婴幼儿座位上,一边说道:“我在小时候特别希望能坐一次这个位置——我是说,哪个小孩会不喜欢坐在超市手推车上呢?”


 


“所以,后来你梦想成真了吗?”Castiel问。


 


“没有,我爸不允许,而等到我能自己去超市的时候,我已经远远超过能坐上去的最大限制体重了。”Dean看着Claire,在小女孩注视着他的时候弯了弯嘴角,把一只手放到手推车金属篮子的边缘,“不过我现在有Impala了,不会再想着其他有轮子能移动的交通工具。”


 


“严格来说,这不算交通工具,”Castiel两手慢慢推动着手推车前进,经过一排摆放整齐的货架,“Claire,你说谢谢了吗?”


 


女孩本来正在一心一意地注视着篮子里的冷冻意大利面,似乎是在出神,听到Castiel的声音,便转过头来,看看Castiel,又看了看Dean,“谢谢。”她垂下目光小声地说。


 


Dean笑着轻轻揉了一把Claire的头发。


 


他们在蔬果区停了下来,Castiel正在挑选新鲜的圣女果,Dean则百无聊赖地靠在一边,观察着超市里的人群,同时注意不要让Claire偷偷吃下没有清洗过的卷心菜叶子(“她喜欢吃那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告诉过她好几次生吃不太卫生。”Castiel谈起这件事时的语气忧虑。)Dean没有来过这个地方——老天,他都不记得上一次他为了买新鲜食材到超市来是什么时候了。超市里大都是居住在附近的家庭,父亲或母亲一方来这里采购每周家庭需要消耗的生活用品,有的大人也带着孩子,在他们没有请保姆或者只是单纯想和孩子相处一会儿的时候,直到他们中的一些人认识到带着年幼又活泼的小孩来超市可能会造成一些麻烦的后果。Dean看着两个大约六、七岁的男孩互相追逐着从前面跑过,他们的母亲在后面略带恼怒地喊着他们的名字,开始庆幸Claire的乖巧和沉默。但是一想到造成这种沉默的原因,他的心仿佛又被一双无形的手攥紧了起来。


 


“Dean?”一个熟悉的女性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你在这儿干什么?”他转过头,发现是他弟弟的妻子Jessie,她还提着购物篮,而五岁的John站在一旁,拉着母亲的手,“你没有告诉我你这个周末会过来。”Jessie的表情很是惊讶。


 


“噢,”Dean立刻回答道,“呃,事实上我是来看望一个住在这里的——朋友。”他侧过身子,指了指Castiel,“这是Castiel。”然后转过头对着Castiel介绍说,“这是Sam的妻子Jessie。”


 


“你好。”Castiel微笑着伸出手。


 


“很高兴认识你。”Jessie热情地微笑着,和Castiel握了握手,“我家就住在55号,有时我们会举办一些聚会,你有时间的话欢迎来玩。”


 


“谢谢,我会很期待的。”


 


“这是你的女儿吗?”Jessie的目光移到坐在车篮子里的Claire身上,“她真可爱!”


 


“谢谢。”Castiel刚想让Claire打声招呼,就看见女孩转过头去,背对着所有人,只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她在陌生人面前有些害羞。”


 


“没关系,”Jessie摆摆手,“我的女儿Mary,当然她现在已经上初中,但在小时候也很害羞——”她刚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似的,提高了音调:“噢!抱歉,我想我们得走了,待会儿我要去接上完吉他课的Mary,而且John刚才还一直吵着要去买新出的温迪戈玩偶,说实话我真看不出那些小怪物有什么不同,哪怕玩具公司是这么说的。”


 


Dean点点头:“去吧,Jess,代我向Mary问好,Sam就算了。”


 


“我会的,Dean,下次再见。“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低下头,摇了摇儿子的手,“John,跟两个叔叔说再见。”


 


“再见Johnny,记得听你妈妈的话。”Dean蹲下来直视着小男孩时,听到他身后的Castiel也说了一声再见。


 


“再见!”五岁的男孩大喊了一声,又被Dean搂过来揉了一阵脸之后才跟着他的母亲离开。


 


“她人真好。”Castiel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离去的背影,安静了几秒后,才对Dean说道。


 


Dean轻轻笑了一声,注视着母子两人离开的那个方向,回忆起了许久之前:“是啊,漂亮,友好,活力四射,要知道如果不是她主动问Sam要不要约会,我那个上了大学依旧和女孩儿说话都会紧张的弟弟可能永远找不到女朋友了。”


 


 


 


* * *


“她喜欢做这个。”Castiel有些无奈(又略带溺爱成分地)对Dean解释道。


 


“是啊,让黄油更有创意地在锅底平铺开来。”Dean一脸复杂地看着Claire兴奋地把块状黄油放在平底锅里,用手慢慢抹平。[4]


 


 


* * *


 


午饭过后,Dean和Claire一起躺在沙发上,用Castiel的iPad看《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Claire的后背贴着Dean的胸口,他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这个小生命的一呼一吸,与他的呼吸慢慢重合起来,平静而又安稳。饱腹感和午后的温度让他感到舒适,Castiel的一楼客厅采光效果很好,阳光透过已经拉上的棉质窗帘,给每一个物体都笼上了一层温柔的暖色调。Castiel还在厨房里,移动的脚步声和一些零碎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Dean的耳朵,慢慢地,从脑海中的背景走向台前,盖过了电子设备里发出的电影音效,盖过了清醒的意识,现实世界像一艘航船,随着Dean的眼睛缓缓阖上而在浓雾中渐行渐远。


 


当他在沙发上醒来的时候,Claire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身上一层薄薄的毯子。窗帘依旧拉着,让整个客厅看起来像一个暖黄色调的茧房。Dean坐起身子,伸手在背后掏了掏,摸出丢在沙发缝里的手机。已经是下午四点十五分了。


 


手机里有几条未读消息,都是Sam的。


 


[13:05:08]Sam:Castiel和我住在同一个小区???


 


[13:05:30]Sam:我都不知道你们居然发展得这么快了!你们一起去超市买菜,还带着Castiel的女儿???


 


[13:21:22]Sam:好吧Dean,我是开玩笑的,无论如何我很高兴看到你终于交到了朋友


 


[13:21:42]Sam:Have a nice day!


 


Dean愣了一下,那种长辈终于看到自家小孩在学校里交到朋友的语气让他颇感不适,因为一般来说,他才是在家庭关系中都是扮演长辈角色的那个。


 


但是过了一会儿Dean决定不去追究。Sam这几年确实有意无意地对他提过好多遍,在他们的父亲去世后,Dean似乎都没有自己的生活(Sam坚持认为工作到进医院、颠倒黑白的作息和外卖和酒精不叫生活,至少不是有益身心健康的生活),除了Sam一家之外,也没有其他的朋友。如果他这时候反驳Sam,对方肯定又会跟他来一场“朋友不是能一起泡吧的人,而是能分享生活、相互信任”之类的文艺少男世界观大辩论。


 


Dean放下手机,走到落地窗边,拉开了窗帘,在突然加强的光线下眯起眼睛。


 


他看见Castiel正在庭院里,戴着一副米黄色的手套,仔细修剪着院子里的灌木。听到落地窗拉开的声音时,Castiel转过头来:“睡得怎么样?”


 


“有史以来最好的睡眠。”Dean挑了挑眉,倚在窗框上,看见Castiel因为这句话笑起来,逆光让他的身影在Dean的眼里显得更加柔软、温柔,像是每一个舒适地睡到自然醒的春日午后。“那些花是你自己种的吗?”Dean扬了扬下巴。


 


“是的。”Castiel把注意力重新放回灌木上,一边修剪一边回答:“我大概十五、六岁开始喜欢这些事——花,园艺。大学时荒废了一段时间,但最近我想,是时候重拾爱好了。”


 


“你很适合这件事。”


 


“谢谢。”Castiel说话的语调平静,有些慢,但是有条不紊,像是在细心地把那些尘封在时光里的回忆慢慢挖掘、展示出来:“当时我还和我的兄弟们住在一起,我刚开始在院子里种玫瑰时,其他人都觉得这件事很无聊。”


 


“为什么是玫瑰?”Dean突然插话,“你对玫瑰花有偏好吗?”


 


“呃,事实上,”Dean觉得他看起来有一瞬间的不好意思,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儿——当时我十五岁,老实说,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搭话,就像Sam。”他顿了顿,“但是那个女孩喜欢玫瑰,也喜欢园艺,所以——”


 


在Castiel几秒的沉默、却依旧没有说话之后,Dean舔了舔嘴唇,还是开口问道:“所以,你和那个女孩结果怎么样了?”


 


“不太好,我们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句,”Castiel歪了歪头,顺着Dean的问题继续深入过去的记忆,他一直盯着一小块不平整的灌木,像是这样能让他更好地回忆:“那一年我因为父母的工作变动,要转学到华盛顿去,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我打听到她在一个朋友家参加生日派对,就去了那个地址门前等着,希望在她出来的时候,能送给她一朵我自己种的玫瑰。然而我站在门口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就被我的大哥Michael找到并带回了家——我家设置了宵禁。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她。”


 


“是的,”Dean嗤笑一声,语气略带讽刺:“这绝对是大哥会做的事。”Castiel看了他一眼。


 


“Michael是个好哥哥,好儿子,在我们父母缺席的时间里,他一直照顾着我们,就好像他一出生就懂得怎么处理经济危机似的——在我的记忆中,他一直都很成熟,”Castiel停下手中的动作,等待着面前灌木丛里一只迷路的蜜蜂飞走,“但是他太严厉了,这就是为什么后来我们所有人都拼命地想从这个家逃跑。”


 


“也包括你吗?”


 


“为什么不包括我?”


 


“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你看起来就像那种会乖乖听话的小孩。”不像Sam。Dean想,直到现在他都能回忆起十几年前个头还没开始猛长时的那个小男孩,是怎样用那种倔强而又愤怒的表情,无声地抗议着他不愿意的事。


 


“那我告诉你,我父母,还有Michael,在我人生的前二十三年都希望我未来能进入白宫,就像我父亲一样——事实上我已经去那儿实习了,但是在一年之后我就逃到了多伦多,相信我,Dean,这世界上真的没有比政治更令人厌恶的东西,不过我想他们一定气坏了,那一年的圣诞节甚至都没给我打电话。后来他们改变策略,在我回到华盛顿之后给我安排了好几次相亲,对象都是我父亲那些白宫同事的女儿,老实说,都是些好姑娘,他们以为事情有所好转——然后我又跑来了纽约,”Castiel歪了歪头,“还收养了一个有心理问题的女孩,这下子没有哪个议员的女儿看得上我了。”


 


在讲述的过程中,Castiel没有表现出任何负面的情绪,Dean无法分辨他是真的不在意,或仅仅只是没有展现出来。但毫无疑问的,那些话像是某种重物,即将坠到倾听者的心上时,却又突然变得如同棉花一样柔软,最后只是轻轻地压了上去。Dean张了张嘴,最终也只能在所有的回应中挑出唯一一句:“很抱歉听到这个。”


 


“都是过去的事了,”Castiel放下手中的剪子,抬头看向Dean,“现在我更应该谢谢你,Dean。”


 


“为了什么?”


 


“为了Claire,”Castiel顿了顿,Dean注视着那双嘴唇微微颤动着,那双蓝眼睛望着他,似乎还有许多的话,与此刻有关的或无关的,但最后只泄露出了两个单词:“和一切。(And everything.)”


 


“你没必要谢谢我,Cass。” 


 


“我只是——谢谢你把我当作朋友,我知道你也有自己的生活,而这些本来不应该是你的责任。”Castiel背对着傍晚的光线,原本湛蓝的眼睛里染上一层灰。Dean突然产生了一种心脏正在下沉的感受。


 


“别想太多,”Dean摆了摆手,像是厌烦了空气中源源不断的负罪感,他朝Castiel走过去。“听着,Cass,” Dean在Castiel面前停住,直视着Castiel的双眼,“我的母亲在Sam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而我的父亲去世时,Sam甚至还没成年。”他沉默了一两秒后,目光下移,然后才接着开始说话,“幸运的是,有人帮助我们,Bobby,我父亲的朋友,在我过去的人生中他就像个代理父亲一样,还有Ellen,Pamela,以及其他很多人,有些我甚至不知道名字。”


 


“我感激他们,并且认为最好的报答方式之一就是像他们帮助我那样去帮助别人。但除此之外,我也知道一个人艰难地生活是什么感受,因为说到底,更多的时候我们只能依靠自己,所以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你还年轻而不能做好很多事,你还年轻却已经失去了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真正爱你的人,你还年轻却要在这样凶险的世界中承担照顾弱小的责任,哪怕你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该往哪里走。我从来不后悔所有为Sam做过的事,或其他我自己做过的选择,但是我知道我可能不会愿意再经历一次所有——那些伤害过我的事物。更不愿意看它们再去伤害别人。所以,Cass,不是你’让’我帮助你,而是我想要帮助你,这两者他妈的简直是天差地别,既然你谢谢我把你当作朋友,就不要说什么’不是我的责任’之类的废话,”Dean原先平稳的语气突然变得越来越快,带上了急躁,他的目光和Castiel的目光紧紧地交缠在一起,长久地注视着彼此,像是要撞开所有的蓝色和绿色,望进那扇门后隐藏在阴影里的深处:“是我想待在这儿,Cass。(I want to be here, Cass.)”


 


“况且你还给我做午餐。(Furthermore, you made lunch for me.)”


 


Dean挑了挑眉毛,试图在最后开个玩笑打破此时焦灼的气氛,然而他最后一个元音还没说完,就感受到被一个温暖而柔软的身体拥入怀中。


 


 


 


TBC


Notes:


[1]用了原剧中Cass在精神病院里和Dean的一段对话,只不过两人说的内容反了过来。


[2]Misha和他儿子West一起拍的Cook Fast & Fresh with West短片里,West就是骑儿童车和Misha一起去超市买菜。后面Claire拿钙片、吃卷心菜叶子以及抹黄油的情节也是West做过的事。


[3]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精神障碍。


[4] Cook Fast & Fresh with West里Misha说过的话。



Free Talk:
看了眼大纲,目测这破文大概还要拐点小弯再来十章左右才能完结…其实这篇文的目的完全只是作者想写日常和养娃(不)
开个下章预告吧(?):幼儿园家长开放日,Cass与Dean一边带娃一边讨论生命、死亡与爱情(?)以及好久不见的办公室八卦频道(?)

评论

热度(36)

  1. IYAM_ASCyborg Wank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