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AM_AS

[SPN/Destiel] Big Mistake 04

to write is to survive:

Chapter 4:Strangers In The Night



Claire Novak早在铃声响起前一个小时就已经醒来。她关掉订好的闹钟,光着脚轻轻走过木制走廊,再踮起脚尖,扭开走廊另一头那间卧室的门。

卧室里的光线很昏暗。她在那张大床边跪下来,安静地盯了一会儿依旧陷在沉沉睡眠中的男人,被子遮住了他的下半边脸,边缘的一小片棉布随着男人平稳的呼吸节奏前后抖动着。他的头发很乱,Claire想,伸出手轻轻碰了碰那翘起来的一小撮发尾。

但这样轻微的动作也把Castiel弄醒了——虽然声音还迷迷糊糊的,“Claire?”非常轻,“现在几点了?”

她舔了舔嘴唇,也轻轻地说:“六点钟。”

“嗯——”Castiel发出一个半梦半醒之间的语气词,下意识埋头往被子里缩了缩,像只猫,然后又突然把被子扯下去,露出了他的脸,“你睡不着吗,Claire?”

女孩没有回答,只是一只脚已经搭到了床上,Castiel熟练地把她搂进怀里,用被子盖住了两个人。Claire在一片温暖中抬起头,隐约能看清Castiel下巴上的胡渣。她用一根手指小心地碰了碰。

“Castiel?”

“怎么了?”

“Dean今天会来的,对吗?”

“当然会,不过要到晚上,你现在还可以再睡一会儿。”

“他找得到我们的家吗?”

“别担心,小天使,他来过一次,我也告诉了他我们的地址。”

Claire安静了一小会儿,又往Castiel的怀里缩了缩,双手贴着Castiel的胸膛,“我怕他走丢了。”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几不可闻,“Daddy和Mommy也来过,但是他们还是走丢了。”

她感到抱着自己的男人僵硬了一下,但很快,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她的头顶。

“Dean不会走丢的,他会找到我们。(He won't be lost. He'll find us.)”

这句话就像一个令人安心的咒语。女孩呼出一口气,在男人的怀里闭上眼睛。她又想起了那个下雨天,幼儿园里的老师告诉她Castiel打电话来说要晚点儿来接她。她没有说话,只是顺从地坐在老师的办公室里,盯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雨和阴沉的天空,就和她的父母离开的那天一模一样。

最开始的时候,一到下雨天她就会哭,尖叫着把所有她能拿到的东西摔在地上或墙上,Castiel每一次都会紧紧地抱住她直到她开始精疲力竭,那双蓝眼睛看着她渐渐蒙上一层忧郁的雾。后来Castiel开始带她去一些地方,舒适的大房间,她躺着或坐在皮质躺椅上,Castiel叫那个女人医生,和她聊聊天,做一些手工或绘画,有时是医生,有时是另一位笑容甜美的女士,Castiel多数时候都会在旁边看着,偶尔也和她一起。她在心里悄悄地认为Castiel是个不错的画家,因为他用颜料调出来的颜色都格外好看。

后来她不再在雨天尖叫了,只是很少说话。然后Castiel把她送回了幼儿园。

Claire也不记得她那天大概等了多久,等到天空变成黑色,街灯亮起来,她的心也被一点点慢慢地染黑,变得沉重。直到Castiel终于出现了,匆匆走过来抱住她,身上带着雨水潮湿的气息。他说对不起Claire,但是她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看着跟在他身后走进来的那个男人。那个人在她眼前蹲下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漂亮的绿眼睛让她想起来睡前Castiel会给她读的童话书——‘绿眼睛的精灵’。

“你好,Claire。”他说。

她没有回答,扭开头,伸手搂住Castiel的脖子,让Castiel把自己抱起来。

“她看起来不太喜欢我,”那个男人站起身后对Castiel说,“我可真伤心。”但Claire奇怪他的语气听起来却很欢快。

“她只是有些怕生。”即使看不到Castiel的表情,她也能知道Castiel笑了。

他们一起走出建筑,绿眼睛先生帮Castiel和她撑伞,打开车门。她注意到这不是Castiel的车——那个男人熟练地坐到了驾驶座上。

“她可以听摇滚乐吗?”

“不,不用了。”Castiel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但却很放松,或许还有些愉快。他的手轻轻放在Claire的背上。

“我弟弟家的两个小孩都特别喜欢摇滚,John大概也就和Claire差不多大,Sammy可气死了,老说是我带坏了他们,还担心万一他那个正在读中学的女儿辍学去搞乐队什么的,这个贱人,要知道他这个斯坦福高材生也是在副驾驶上听着Led Zeppelin长大的——对不起,我是不是不该在孩子面前说脏话?”

她感到Castiel迟疑了一下,然后说:“Claire好像睡着了。”

确实,她靠在Castiel身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就好像睡着了。

“抱歉。”那个人迅速降低了说话的音量。

接下来便是一路的沉默。车窗外传来偶尔的喇叭声,以及连续不断的雨水敲打在玻璃上的声音,像一首催眠曲,渐渐的,Claire Novak真的沉入了梦乡。



* * *

Dean在摁下门铃时,突然有些紧张,四周没有镜子或类似的东西,他下意识地理了理自己的衣领。

没过多久,他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门便打开了。

“Hello,Cass.”

“你好,Dean。”Castiel笑着说,他今天穿得很休闲,白色衬衫配牛仔裤,脚上还踩着拖鞋。“请进吧。”

Dean换好鞋子,踩到木制地板上。他把带来的威士忌和花束交给Castiel,然后抬头,开始慢慢打量四周。房子的装修很简约,主色调是银色、灰色和白色,再配上一些暖色家具和浅棕色地板,让室内看起来明亮而又有活力,有一条楼梯通往二楼,Dean猜测上面大概是卧室。客厅的角落里摆放着一些室内植物,看上去生长得很好。在Dean进来的时候看到庭院里有一些围起来的花圃,他不知道那是Castiel自己种植的还是雇人照顾的。总体来说,和Dean想象中的很相似,除了这栋房子实在是大了些。Dean莫名觉得Castiel更适合住在那种小一些的屋子里,装修同样的简约但是有居家感,下雨的时候Castiel就窝在里面喝喝咖啡看看电影,像一只小猫——Castiel在餐桌前喊了Dean一声,Dean立刻在脑海中挥去先前那个奇怪的比喻。

“我去找一下Claire,她大概在二楼的游戏室。”Castiel冲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后走上了楼梯。

这下又留了Dean一个人打量四周,他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大概是——嗯,他没在这里看到任何女主人的痕迹。甚至连一张家庭成员的照片都没有。Dean的脑袋里飞速掠过种种猜测,等到Castiel抱着Claire走下来时,在Dean的脑海中,Castiel已经变成了艰难平衡着工作和家庭的可怜单亲爸爸。

“怎么了,Dean?”Castiel把Claire在座位上安放好后看了一眼Dean,疑惑地歪了歪头,大概是觉得后者的眼神有些奇怪。

“不,没事。”Dean马上收回了他直勾勾的目光。Castiel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不过在母亲过世之后,John Winchester也没有像他看见Castiel照顾Claire那样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们,多数时候是Dean在代理这个父亲的角色,照顾他自己和Sam。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看向餐桌上,“看上去很美味。”

“那就尝尝看。”Castiel说。

而当Dean尝了第一口Castiel做的小羊排之后,他就发誓这绝对会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小羊排——“操,这太好吃了,”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脏话,看向Claire,“呃,对不起,我老是忘了这儿还有小孩。”

“没关系。”Claire冷冷地回了他一句,看起来格外老成。

Castiel倒是笑了起来,“她喜欢你,Dean。”他转过头去看着Dean,笑容里带着一些抱歉,“她只是很少见到陌生人,就在白天,她还大概问了我三次你到底什么时候来。”而Dean一边咀嚼着羊肉,一边回了Castiel一个“没关系”的眼神。

“她很乖。”Dean看了一会儿Claire一个人安静地解决掉盘子里的食物,然后评价道:“John,我的外甥,吃饭的时候总喜欢捣蛋,有时让他的父母很生气——这些都是你做的吗?看在上帝的份上这个派可太好吃了。”

“是我和Claire一起做的,”Castiel轻轻撩起Claire额头前落下来的一小撮头发,每一个词都好像落在Dean的心头:“她喜欢做这些。”

Dean盯着餐盘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放下刀叉,温柔地注视着Claire,直到小女孩也抬起头,目光迎上他的目光。“你做得很好。”Dean轻声说,并且让语气中饱含着鼓励。

Claire眨了眨眼睛,沉默了几秒钟,最后垂下脑袋来,小声而又有些羞怯地说:“谢谢。”

晚饭过后,Claire继续回到了她的游戏室——“她喜欢一个人待着,”在被问到需不需看着这个小姑娘时,Castiel回答道,“通常她只是看看电影或漫画书什么的——她很爱Harry Potter。”——Castiel开始收拾碗筷,而Dean依旧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地解决着他自己带来威士忌。谁都没有提离开这回事。

“别喝太多,”Castiel站在洗碗池前,背对着Dean,“你还要开车,对吧?”

“我可以去我弟弟那儿,我好像还没告诉过你?他家离这挺近的——你应该买一个洗碗机。”Dean望着Castiel的背影,酒精让他的脸颊有些发热,且这个场景有些意外的奇怪——就像一个家庭刚结束了晚饭,妻子正在叮嘱丈夫别喝太多酒。他很少经历这样的时刻,在母亲去世前,他的父亲很少喝酒。哪怕是在Sam家聚餐,他的弟弟也很少在孩子们面前喝酒。而更多的夜晚他待在自己的公寓里,独自用外卖和啤酒解决晚餐。

Dean本应该觉得不习惯。但是他没有。

“Sam Winchester,对吗?我搬来这里之后还没时间去拜访邻居——我要工作,还有照顾Claire,但有时间我会去的,”水龙头打开的声音,“洗碗机?我会考虑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和这类科技不是很合得来,还和我的兄弟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我大概用坏了三个洗碗机,后来他们就禁止让我操作了。”

“你也有兄弟姐妹吗?”

“还不止一个——我有四个哥哥。”

“别说了,Cass,我已经能想象出那对你父母来说有多吵闹了。”

盘子偶尔碰撞的声音。“Dean,我的父母工作很忙,多数时候是保姆、亲戚照顾我们,或者我们互相照顾。”

沉默了一会儿。“我的父亲也很忙,多数时候是我帮Sam擦屁股——然后他对我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混蛋。”

笑声。“我相信你是个好哥哥,”即使看不到Castiel的正面,Dean也认为他的笑容依旧没有消退,“我也相信他是爱你的。”

“谢了,Cass,这非常安慰人。”倒酒声,停顿了一两秒。“你觉得Claire为什么喜欢我?”

沉默了更长时间。“你不认为你很令人喜爱吗?”

也许是酒劲开始作用了,Dean莫名觉得Castiel低沉的嗓音开始在安静的厨房里产生了回音,在他的脑海里反复回荡。“具体一些,哪方面?”他问。

“呃,”Castiel把用洗涤剂擦净了油渍的盘子放在水龙头下,眼睛注视着水花冲掉泡沫,“你长得很英俊?”语气略带疑问。而这本不应该是个问句,Castiel心想。然后他突然发现Dean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他下意识地往旁边退了一步。

“是吗?我很英俊,你这么认为吗?”Dean拿过Castiel手里的盘子——“不,你不需要……”Castiel连忙说,但是Dean没有松手——他帮助Castiel把洗好的盘子叠到了一起。然后,他转过头来看着Castiel,Castiel从他身上闻到酒气。

“你喝醉了。”Castiel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是的。”Dean轻声说,但他听起来并不在意。

他们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在洗碗池前注视着对方,却完全没有尴尬的气氛。Castiel近距离地看见了Dean脸上的雀斑,那双因为酒精而迷离却又格外迷人的绿色眼睛,他眼角的几根皱纹。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又或许此时任何话语都是一种破坏。Castiel看着那双眼睛,记忆渐渐追溯到许久之前。他第一次见到Dean时对方和他礼貌地握手,两人互相介绍,然后是在公司里偶尔擦肩而过,点头打招呼,更多的时候是在会议上。在今天之前最近的一次,是他坐在Dean的爱车的副驾驶——他一定是非常喜爱那辆车,好像将其当成了一个活着的生命。或许还有一次,那天在医院,半昏迷中的Dean死死地拉住他的手,说了很多的话,他当时只当作在麻醉效果的驱使下毫无意义的胡言乱语——

“Castiel?”

厨房门口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两人迅速结束了漫长到仿佛没有尽头的对视,拉开一小段距离。

“我要去睡觉了。”Claire说。

Castiel走过去蹲下身子,吻了吻Claire的脸颊,“刷牙了吗?”

“刷了。”

“晚安,小天使。”

“晚安,Cass,”说完,Claire突然抬起头,看向Dean,“Dean会留下来和我们一起睡吗?”

一阵尴尬的氛围蔓延开来。而始作俑者只是用那双单纯的眼睛注视着两个大人,希望得到一个回答。

“不,不会,”最后Castiel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Dean要回家,否则他的家人会担心。”

Claire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又亲了一下Castiel的脸颊。转身走上了楼梯。

“她真乖。”Dean看着小女孩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倚在洗碗池边感慨道。

“她喜欢你,所以希望能在你面前表现得很好。”Castiel转过身来。

“你可以告诉她,Dean也很喜欢她。”

“她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什么?”

Dean有些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睛,他立刻站直了身子,不知该怎么应对Castiel突如其来的话。

“她是我的表兄Jimmy的女儿,”Castiel站在厨房门口和客厅之间,身形逐渐放松下来,却也愈发显露出疲惫,蓝眼睛里忧郁的目光投在了地板上的一小块阴影里,“我的父母——他们很忙,所以有时候会拜托别的亲戚监护我们,我在Jimmy家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和他的父母都很照顾我。”他闭上眼睛,“说实话,我常常觉得比起亲生父母与兄弟,我与Jimmy的家庭更亲近。”

Castiel的眉头皱起来,像是在回忆什么不好的事:“后来我去了波士顿读大学,但依旧经常和Jimmy联系,我知道他搬来了纽约,就在半年前,带着他的妻子和女儿,来到这栋房子里,然而过了不久,他们出了车祸。”

Dean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Claire当时也在车里,她倒是没怎么受伤,但是她看着她的父母死去了。我刚领养她的那一段时间,一到下雨天她就开始哭,尖叫,我只能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她不敢看父母的照片,所以我把这栋房子里所有的照片都收了起来。现在她已经好多了,只不过还是不爱和人交流,我请过几个保姆,但她都不愿意和她们说话,幸好她还认得幼儿园里的Daphne Allen女士,Daphne告诉我她和其他孩子相处得不太好——不过我很满足了,已经很满足了。”

Dean慢慢地走到Castiel跟前,后者抬头看着他,努力露出一个笑容:“但是那天我发现她好像很喜欢你,回来之后,她问了我你的名字,还说她觉得你很好看。”

“我会经常来看她的,”Dean把一只手搭在Castiel的肩膀上,安抚性质地揉了揉,轻声说:“只要你不介意。”

“我当然不介意,”Castiel的语气雀跃了起来,“只要你不觉得麻烦的话,我——”他突然低下头,有些无措地摆了摆手,同时后退了一步,“对不起,Dean,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突然对你说这些,我是不是让你觉得——希望没有给你造成什么心理压力。”

“Hey, Cass,”Dean歪过脑袋,试图捕捉Castiel略带羞愧的目光,“你完全不需要感到内疚,好吗?你做得很好,你照顾好了Claire,你还给我做了一顿也许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晚餐之一,我很乐意多花些时间来陪Claire,我喜欢她,她是个可爱的小姑娘,不是吗?”

Castiel终于愿意抬起头,有些慌张但是又喜悦地看着Dean的眼睛:“谢谢你,Dean。”他的语气无比真诚。

Dean突然想说些什么,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在那双忧郁而又明亮的目光下,在那张微笑着却又显露出疲态的面孔前。他想说些鼓励的话,想说其实你也很令人喜爱——比你所认为的要有吸引力得多,我喜爱你的眼睛,还有——但是一种突如其来的恐惧突然攥住他,将那些话语和情绪统统粗暴地塞回黑暗中。

所以他最后依旧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沉默中轻轻拍了拍Castiel的后背以示安慰。





TBC

评论

热度(28)

  1. IYAM_ASCyborg Wank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