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AM_AS

五等分的卡斯迪奥 (PENTA-CAS) -第一部分

潘:

第一部分:同一名字的独一无二的称呼


Part 1: Call Me by Distinguishing the Same


1


世上有两种烦恼:一种是想要的得不到;另一种是,得到了。几个小时前迪恩只想找到卡斯,而现在有五个卡斯在他面前——不仅“卡斯去哪了”这个疑问没解决,他甚至都没有搞清这五个卡斯是什么,只是可以肯定他们的出现一定和卡斯失踪相关。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卡斯?”五双湛蓝的眼睛盯着他,带着各自独有的神态,耸耸肩或者摇摇头,一律表示自己不知道。迪恩开始怀疑这其中有没有真正的卡斯迪奥,毕竟卡斯没有必要隐藏自己,不声明真身或者隐瞒事因。迪恩仔细审视着每一个人,企望他们能泄露什么细节给以提示。他们每个都像极了卡斯,但是每一个都和卡斯又有差异。迪恩想起其中一个刚才的话:都是卡斯迪奥”。这又指什么?他欲询问,此时,萨姆刚好带着刚收获的消息走进大厅。


“罗薇娜怎么说?”迪恩改变了疑问话题。


“她认为这可能与一种古咒语有关,”萨姆把手机揣回兜,看着迪恩,回想刚才罗薇娜同他说的话,“这种咒语能够让一个人变成几个,就像卡斯现在这样,而且他们共享一份记忆,也就是说,”萨姆停顿了一下,决定按原话复述,“他们都是卡斯。”他加重了后几个字,担忧地瞥了一眼方桌的另一头,迪恩向着他视线偏转的方向看过去,那边坐着一个卡斯迪奥,被铐住在椅子上像个待审讯的疑犯,却表现出十分悠然自在的样子,似乎随时随意都能挣脱手腕上的枷锁。


“他也是?”带着惊讶与不满,迪恩大呼,发出了萨姆心里的惊叹。


2


“具体情况罗薇娜说她还需要进一步研究。那咒语十分古老,书上用于记录的语言非常难破译。她还说如果有必要,她会亲自过来一趟。”温彻斯特兄弟们在这边沟通消息,整理出眼下的事实:没有时空穿越,没有路西法附身,无论是那个2014年嗑药颓废的青年,还是刚才想一个响指解决他俩的魔鬼都是“真正的卡斯迪奥”。与此同时,另一边五个卡斯也进行着讨论——


“大家都是卡斯迪奥,为了方便区分,我们最好使用不同的称谓。”点明这个重要问题后,被铐住的犯人便兴致勃勃安排起来,手部的指示动作带出一阵锁链细碎的擦音。


“你还是伊曼纽尔。”


“喝酒的流浪汉就叫14卡(Fourteen Cas)。”


“你是克拉伦斯。”


白衣的天使眯起眼睛,这个指派的名字令他想起了梅格。


“而你就用你胸牌上的那个名字。”对方低头去看自己别在前胸写有“史蒂夫”的牌子。


“这样就行了,我还叫‘卡斯迪奥’,简称‘卡斯’。”


“凭什么你可以叫卡斯?”史蒂夫带着相当鄙视的神情提出质疑,“你是我们之中最不像卡斯的卡斯迪奥。”


“我是第一个来的。”说话者摆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第一个来的已经炸了。”


“我也想被叫成卡斯!”又一个插进一句——他完全把此刻的争执当成了游戏式的娱乐。


“那我就换一个,反正我也不稀罕这个名字!就叫——”他看着他们的眼神充满轻蔑,刻意压低的声音似乎带着寒意,“路西卡(Casifer)。”


“真像个抢凳子的节目,”天使把身体向史蒂夫稍稍凑过去轻声说,“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个名字这么受欢迎。”然后他坐正,手中凭空多出一个游戏盒,“我提议用这种公平的方式来解决争吵,由获胜者得到这个名字,还有谁想参赛吗?”


史蒂夫、伊曼纽尔和路西卡分别用“你在开玩笑吗”的疑问的,“你和我一样拥有神力”的惊讶的和“你的脑子一定刚刚被利维坦啃过吧”的肯定的眼神一齐看着他,陷入了统一式沉默。


“你也嗑药了?(/有人往你身上扔石头了?)”14卡隔着桌子问,而对方看着他,也满脸疑惑:”我认为没有人向我身上扔石头。”


史蒂夫叹了口气,想到卡斯确实经历过一段精神混乱的时期,说:“不必了。我就暂时用史蒂夫这个称呼。”


白衣的天使赢得了一场不战而胜的比赛,他面带微笑,庄重宣告:“那么,我就是卡斯了。”


3


伊曼纽尔走到卡斯面前,抬起手放在对方头上,集中注意凝视着他,有光从他的掌心泛出,展示着奇异的神迹,14卡被这景象所吸引,凑近去观看。


“你在做什么?”卡斯问,光芒照亮了他的面容,他抬眼向上盯着伊曼纽尔的手,那双蓝眼睛被金光映衬得晶莹透亮。


“我也许或多或少能帮助到你,”伊曼纽尔回答,他记得自己曾治愈过伤者和精神失常的病人。


金光慢慢褪去,伊曼纽尔收回手,问:“感觉怎么样?”


卡斯看着他,突然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对他说:“拉一下它。”


4


砰—— █


5


“别失望,”史蒂夫在黑暗中拍着伊曼纽尔的肩膀,“他不是你能治愈得了的,相信我,我们都经历过。”


“我是14卡,伊曼纽尔在另一边。”


“抱歉,这儿太黑了,”史蒂夫尴尬转身:“总之,伊曼纽尔,你听到我说的了?”


“嗯。”伊曼纽尔给出简单回应,可惜没有人能看到他紧皱的眉头。伴随着这出其不意来袭的黑暗,他更加疑惑了。


“卡斯会慢慢恢复的,我们要给他时间,”史蒂夫说着,大厅另一边的走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不过,眼下还有更‘紧急的事情’。”史蒂夫加紧语速说:”等他们来了之后,我们......”


路西卡坐在另一边——现在这样他哪也去不了,那个看上去疯疯癫癫的卡斯拥有的能力大大超出他所想。这真是一份惊人的力量啊,他想,不由得联想到自己的力量......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迪恩和萨姆从黑暗中传来,接着一声划火柴的声音,史蒂夫点燃蜡烛,烛光照亮之处,只见史蒂夫、伊曼纽尔、卡斯和14卡站成一排,齐刷刷地指向方桌另一头。


“他干的。”四个卡斯齐声道。


那个方向有谁不用想也知道,迪恩心里骂了一句,瞪着路西卡,怒火中烧,刚才是欺负萨姆、打响指,现在又把地堡的电网搞瘫痪,他到底想干什么!


“不是我。”一声反驳,毫无说服力。


TBC.


我打算开放《五等分的卡斯迪奥》的Beta测试,也就是希望你们,我的读者,能够把你们的观文感受反馈给我,只要你觉得哪里有值得提出的,无论是对文章本身的内容还是设定,无论是对内容的疑问还是对走向的期盼,无论是建议还是批判,都可以以评论和私信的形式告诉我。现在写作有点像在摸着石头过河,我需要黑暗中的一点光亮给我指方向。


一点感受:初始,打算写剧情向,所以可能cp部分会减弱,目前打算涉及的cp有destiel, sastiel的queer baiting,但是感觉越来越向着水仙的方向发展了,我真的是每个卡斯都好喜欢啊,抱歉啦路西卡,“人被椅中拷,黑锅天上来”,嘿嘿。至于Dean,我的想法是还是像原作一样护弟弟。立个flag,希望下次能让Jack上来!


补充:


本部份标题 Call Me by Distinguishing the Same 灵感来自 Call Me by Your Name, 押上了尾韵。


序的标题 How Winchesters Met Castiel-s 是结合了 How I Met Your Mother 和 When Harry Met Sally。


“你也嗑药了?”英文原句是“Are you stoned? ”字面意思就是“有人往你身上扔石头了?”本文中卡斯按照字面的意思理解,所以误解了14卡的话。


“世上有两种烦恼:一种是想要的得不到;另一种是,得到了。”改编自王尔德的名言:There are only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getting what one wants, and the other is getting it. 世界上只有两种悲剧,一种是没有得到,另一种是得到了。

评论

热度(31)

  1. IYAM_AS 转载了此文字